Art Cologne 打破行規,亦運作自如 Art Cologne Breaks the #1 Rule for Art Fairs—And It Works

Posted by Taerc On 四月 29, 2015 at 3:54 下午 No comments yet

Art Cologne Breaks the #1 Rule for Art Fairs—And It Works
BY ALEXANDER FORBES | APRIL 14, 2015

如果有人想替藝術博覽會的執行長寫本規範,「沒壞,就別修理它。」將會出現在書頁的最前頁。博覽會每年都會吹捧其來年展會的特別活動和獻禮。但整體來說,這些重複的觀眾是不太可能去注意到這些從骨子裡透出的改變。藏家、畫廊和藝術經紀人這些販賣藝術品者,並不是非常喜愛「改變」這件事。特別是這意味著這些人(觀眾)不再能輕易找到他們偏愛畫廊在展場的常駐展位,並且先為自己預定或者直接買下那些搶手的藝術品。

 

001

(左) Matthew Chambers, Old Women With Their Rites 7, 2014, Hezi Cohen Gallery
(右) Imi Knoebel, Nummer 108, 2011, Galerie Christian Lethert

 

在Daniel Hug掌管Art Cologne的這七年裡,作品銷售量與參展者的質量有著穩定的上升。這場博覽會的地位在德國是所向披靡也無法被打破的。事實上,剛好相反。自Hug第一次主理這個萊因區的展覽至今,終在2015年我們看到其結構的巨變:這增加的第三樓層,相對明顯地區分了現代與戰後藝術、當代藝術,以及萌發與新興藝術。這個改變梳理了一些藝術類別。但是在我瀏覽欣賞週三的VIP預展作品中,以我的經驗看來,這樣的改變對世界最老博覽會而言是一個大勝利。

 

03 Sayre Gomez

Sayre Gomez, Untitled Painting in Red Over Green, 2015, Galerie Parisa Kind

 

在第49屆Art Cologne開展之前,Hug接管展覽時告訴Artsy,「畫廊的品質會是一個關鍵,好的畫廊會與績優的當代藝術與戰後風格畫廊安排在第一樓層。」同時,他也說,「往上一層樓,我們會有更年輕的當代藝術畫廊和新的當代藝術作品展出。」關於這區的所聚集的畫廊年齡則不超過十年。「現在,過了六年的不變之後,我們是須要來點不一樣的。」

 

這來自於一些變化:在他任職Art Cologne執行長期間,Hug已經計畫去招募或爭取大量的、更高階的畫廊──如David Zwirner、Hauser & Wirth、Sprüth Magers、Helga de AlvearContemporary Fine Arts、與Thaddaeus Ropac。兩年前,Zwirner, Hauser與Ropac移至一樓展出。某種程度來說,這驗證了萊因區和比荷盧三國口袋深深的藏家對年輕和國際當代藝術家的收藏熱潮。在過去,這些藏家多數執著於Art Cologne展會中早期復古藝術(1967)中的德國藝術家:Uecker, Richter,Graubner, Mack, Polke, Lüpertz等等。(Hug 很直接的表示,這樣的移動給那些留在三樓的畫廊不好的印象。)

 

04

(左) Günther Uecker, Sturz, 1987, Axel Vervoordt Gallery
(中) Gerhard Richter, Abstraktes Bild 857-1, 1999, Galerie Thaddaeus Ropac
(右) Sigmar Polke, Schüttbild Blau/Grün, 1986, Galerie Von Vertes, €580,000

 

同時,執行長也剔除了為數不少的參展者(單位),從過去的三百多家到現在的兩百多家。與2014年相較,2015年的展覽看得出來參展數有很大的遞減。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未能參與的單位則是本身不受歡迎的緣故,例如Esther Schipper和Victoria Miro。除此,Art Cologne在2015年已經有了不少亮點,Blain | Southern, Massimo de Carlo, Meyer KainerPearl Lam 這些新增加的單位皆參與其中。

 

去年,Art Cologne 重新定義了它自身和New Art Dealers Alliance(NADA)的關係,將NADA舉辦的小型展覽會併入到本展覽中,成為一個共有品牌,統稱Collaborations。其中的畫廊合作展演,更是去年藝博會中成效最好的幾個。但因缺乏特別的輪廓規劃,在眾多展間中夾雜的小型攤位使得本樓層的動線顯得混亂與不便。

 

07

(左) Carsten Nicolai, unicolor substraktiv 25, 2014, Galerie EIGEN + ART
(右) Corin Sworn, Untitled, 2014, Natalia Hug Gallery, £3,500

 

「關鍵就是讓觀眾能更輕易觀展。這是最終極的目標。」Hug在他新的重要計畫中如此表示。Hug認為這些觀賞意向可被大約分為兩種,有一半的觀眾傾向展會光譜的一端,也就是普及於市場的當代藝術區塊。「一群傾向樓上的年輕的當代藝術,而一群則傾向欣賞樓下較有歷史的藝術作品。」現在,無論被認為是是開胃菜或是甜點,由於各自擁有一半的樓層,人們繞過一回展場後,原本分屬上下兩層樓的內容,現在都可以被或多或少地完整理解。

 

並且他們(展間)地呈現是有脈絡的。最要緊的是各層有著明確的的展出風格(remit)。在這之前,展覽會的參觀者很容易駐足於一樓前方明星級的BaselitzGenzken展間,很少再往展館的後方參觀,例如同樣會讓人印象深刻,卻慢熱的KirchnerDix展間。相似的狀況,當你看完你二樓的必逛名單,你也很有可能沒有力氣去觀察周邊──那些還未被明顯地放置在藝術界的雷達偵測範圍裡的畫廊和藝術家。

 

09

(左) Georg Baselitz, Olaf Wieghorst on his way in the snow (Remix), 2007, Galerie Thomas
(右) Otto Piene, Untitled, 1966, Galerie Thomas

 

今年較大的展位使得現代藝術展區的展商大幅提升水準。藝術品有更多留白與呼吸的空間。這些展覽也更加的引人入勝,並且比以往更有策展的概念:每個展間更象像是Axel Vervoordt, Galerie ThomasGalerie von Vertes的畫廊自身。而那些重量及畫廊今年也帶了更好的作品。如此風潮也連動了其他兩個樓層。

 

這些語帶保留的看法也許意味著這明顯提升的質感,源於將相似之物比較的作用結果。每一層樓,在這次展覽中,感覺上都被整齊融通地安排在一起。不管這背後有著什麼樣的心理學邏輯,只要藏家們能夠成功地熟悉他們自己所處的樓層新配置,都是正向的結果。就某種意義而言,Hug在這裡也給了自己一個保險,畢竟這是第49屆的Art Cologne。當這世界上最老的藝術博覽會在來年(2016)舉辦它重要的50週年紀念時,這所有的改變將成為舊聞。

 

011

(左) Alexander Bornschein, Untitled, 2015, LINN LUEHN
(中) Jens Einhorn, Untitled, 2015, DUVE Berlin
(右) Chris Martin, Untitled, 2010-2011, KOW

 

原文網址:https://www.artsy.net/article/artsy-editorial-art-cologne-breaks-the-1-rule-for-art-fairs-and-it-works

編譯:台北藝術產經研究室

 

Leave a Reply

Name (required)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Website

Comment